主页 > M蕙生活 >【好野人在乌布】闲闲没事干上个乌大玩玩去 >

M蕙生活

06-12

【好野人在乌布】闲闲没事干上个乌大玩玩去


536点赞

604浏览

【好野人在乌布】闲闲没事干上个乌大玩玩去【好野人在乌布】闲闲没事干上个乌大玩玩去【好野人在乌布】闲闲没事干上个乌大玩玩去【好野人在乌布】闲闲没事干上个乌大玩玩去【好野人在乌布】闲闲没事干上个乌大玩玩去【好野人在乌布】闲闲没事干上个乌大玩玩去【好野人在乌布】闲闲没事干上个乌大玩玩去【好野人在乌布】闲闲没事干上个乌大玩玩去【好野人在乌布】闲闲没事干上个乌大玩玩去【好野人在乌布】闲闲没事干上个乌大玩玩去

我从小就很能睡,也很会做梦,我个人最爱与“重返校园”有关的“连续剧梦”,场景通常发生在我的大学校园,举凡骑着脚踏车在校园游走、在校园回廊因快迟到了而匆匆赶路、在课室内呆坐着等老师、在宿舍晒衣场收衣服……梦境可说包罗万象,应有尽有,虽然梦到的都是些无厘头意义不大的琐事,但每次梦醒,都让我意犹未尽地回味无穷,事实上,说这些梦境毫无“实质”意义也不对,我就是因为太想让睡觉时的“美梦”成真,才决定到新加坡国立大学修读硕士班的。

获得硕士学位后,“在大学校园骑脚踏车、赶路、呆坐、收衣服……”的梦境还是常常找上门,这这这……这真的让我怀疑:难道我的守护天使再次透过梦境引诱我“重返校园当学生”?老实说,我的确动过“反正闲闲没事干,不如念个博士玩玩吧”的念头,但后来被结婚生子冲昏了头而作罢,这一罢呀,就是十五个年头,嗯!看官,您猜得没错,我在乌布住了四年后,终于决定“重返校园当学生”啦!噢耶!

这“乌大” 从来没有登记在案

我这次选读的学校可厉害了,是无论您怎幺谷歌,都绝对无法!无法!无法!搜索到的“乌大——乌布大学”。因为这“乌大”从来没有登记在案,只在民间小众中“口耳相传”着,因此若要问我目前在“乌大”念的是哪个系哪个所哪个科的话,反正没有明文规定,我愿意怎幺回答都可以──“我目前在乌大念的是灵修所疗愈科巫婆系!”废话说了一堆,好啦,接下来,我会认真说点“接地气”的人话。

乌布大学灵修所疗愈科巫婆系,当然是我胡说八道的乱扯。但乌布的确是个“灵性相关产业非常发达”的有趣地方,世界各地的大师与学生纷纷相聚于此,激荡出美丽的火花与涟漪。在乌布,非常轻易地就能接触与学习到和“灵性、能量、疗愈”相关的话题与课程。以住在好野家隔壁的谭谭为例,她在乌布的日常生活就是围绕着“我等等要出门上某某课/这老师的课真的很值得一试”打转的标准大学生生活。

生活安排非常的“大学生”呀!

“干嘛说我呀?说说你自己吧!”谭谭说。我吗?我这两个月的生活安排也非常的“大学生”呀!除了每天固定边做菜边藉YouTube听蒋勋老师谈各种有趣的“美的分享”,上个星期我还非常荣幸地参加了连续五天、从早上五点开始至晚上十点结束的国际苏菲大师在乌布开的研讨会、接着又为来自美国的谭崔老师当了两天的翻译,接下来一个月的“大学生了没”计划是:向峇厘岛有名的音疗师学习初阶与二阶的音钵课,然后是参加美人儿J主办的五韵(5Ryhthem)舞蹈营……天啊!我深深觉得:眼下在乌布过的日子比念大学与修读硕士那段岁月更加“大学生”呐……

写到这儿,忽然想起这篇本来是要向各位看官交代这个月在乌大学习的“上课心得报告与分享”,但一不小心就跑题了,啊!那……那……那就下星期起再来连载我在乌大上课的心得报告与分享好了啊哈……

文/ 图:跳下崖后/姚芳蕾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