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M蕙生活 >【时光机】原住民学霸拍搞笑影片形象落差太大连家人都傻眼 >

M蕙生活

06-13

【时光机】原住民学霸拍搞笑影片形象落差太大连家人都傻眼


496点赞

944浏览

【时光机】原住民学霸拍搞笑影片形象落差太大连家人都傻眼

「我们以前晚自习都在乱闹。」旧照里的阿拉斯在K书中心的位子上做鬼脸,他边滑手机里的旧照,边回味过去:「我以前胖到85公斤,皮肤又黑,被叫做黑猪。」不会被霸凌吗?「我胖得很自在,都是带头做乱的人…班上有新同学,老师都会交代给我跟班长照顾。」

31岁的阿拉斯汉名柯旭恩,他是各种社会刻版印象的反例。不man又胖,却活得自在。社会大多认为原住民是弱势学生,他却一路从高雄中学念到中山大学。但这并不表示歧视不存在,阿拉斯从小在屏东好茶部落长大,小学三年级才移居到市区,同学看他皮肤黑,笑他身体臭:「我不知道他们为什幺要这样说我。」受伤最深的还是来自老师:「有次考试我考了第一名,我永远记得我是480分,第二名是479分,可是老师只把我的考卷答案,仔仔细细再检查一遍,好像我本来就不该拿第一名。」

阿拉斯高中时胖到85公斤,常带着同学作怪,这是自习课时做鬼脸被同学拍下。(阿拉斯提供)

学校为了体贴弱势学生,要求原住民学生放学后,留校写作业、加强辅导:「可是我都会了,作业也很快就写完了,留下来也好,就跟同学一直玩。」他偶而还是会怀念部落的生活,好比一群小孩到树上挑选最美的叶子,放在水沟里看谁的叶子跑得快,「部落就是无聊的小事都能玩得很开心,跟平地不一样。」

也许因为阿拉斯学校成绩好,加上个性乐观,他总是躲过那些尖锐的攻击,快速适应生活。他常拿自己的外表开玩笑,像是去泰国逛夜市,被小贩误认成泰国人:「老闆不死心,从泰语又换了三种当地方言要跟我沟通,就是没想到我是外国人,也没关係啦,大家都一家人,南岛语系嘛。」他前阵子自拍影片,以鲁凯族母语流俐介绍如何做蛋糕而受到注意:「我母语讲得很不好,人家问我弟弟去哪里?我会回答,我刚刚骑单车来。为了录那段影片我很认真问了我爸妈那些字怎幺念。」

他父母都是鲁凯族,外婆是贵族。他继承外婆的名字。另一张旧照是他与外婆的合照:「你看我外婆长得很凶,族人都怕她,是不是很像马如龙?」三句一哏,五句一笑点,阿拉斯日常谈话也像是综艺节目现场。大学乱填志愿考上剧场艺术系,意外念出兴趣。

阿拉斯的外婆(右)是鲁凯族的贵族,阿拉斯继承了这样身份的名字。(阿拉斯提供)

上大学因为排演繁忙而变瘦:「我妈很不习惯,有天很认真问我,为什幺脸变这样?是不是在外面吸毒?」他的父亲做过铝门窗、婚礼伴奏,工作四处奔波。母亲当过护士,后因肾病无力照顾小孩,阿拉斯和2个弟弟常常在亲戚家里轮住:「可能因为这样,我在家都话很少。」所以,他的性格意外早熟:「念国中时,我爸妈有次在车上吵架,吵到车子停下来,下车吵,我看这样不行,就下去劝他们:我明天还要考试,你们二个安静,快开车回家。」结果,爸妈不吵了,一路安静开车回家。

因为在家总是个沉默的长子,所以家人很意外阿拉斯在舞台上和网路影片里竟然可以这幺疯颠。

阿拉斯大学毕业后到原民台工作,做节目企划,偶而救火上台当来宾。原本对自己的族群身分没有太深感受的他,上班第一天,製作人问他:「你叫什幺名字?」他答:「柯旭恩。」製作人回说:「这不是你的名字,你叫什幺?」他答:「阿拉斯。」此后,他便以阿拉斯自称,开始被部落的人认识,也关心部落的事。

他一直对表演有兴趣,却一直留在电视圈,推掉了剧场的表演邀约。他说起高中时,「什幺都不懂,可是很勇敢谈恋爱、带同学搞怪,反而到了大学毕业,要踏入剧场表演圈时,却很迟疑,怕自己不行、怕生活过不下去,我常在想,我高中时的那个勇气去哪了?」

最后鼓起勇气进了剧场当演员,但原住民的外表却成了包袱:「我的五官太显眼,所以常是原住民的甘草角色会找我,一开始会怀疑,我真的一辈子只能演这个吗?我不能演罗密欧吗?皮肤黑一点的罗密欧啊。」句子前半段正经,后半段就歪掉了,阿拉斯没办法正经太久。

他现在看开了:「有一个美国临时演员演过各大美剧,最后还上了艾伦秀,就算你现在做的事很微不足道,但你要相信你现在做的事,这样才会有成功一天。」

就算大家只把他当谐星、反覆在舞台上演相似的角色,无止境等待下一个机会,没关係,阿拉斯总是能化苦为乐,对无奈的现实做一个白痴鬼脸就能化解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