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R易生活 >【时光机】台湾工程师赴日拍A片圆梦女优讚他表现「120分」 >

R易生活

06-13

【时光机】台湾工程师赴日拍A片圆梦女优讚他表现「120分」


927点赞

383浏览

【时光机】台湾工程师赴日拍A片圆梦女优讚他表现「120分」

39岁的林宽是工程师,谈论性爱也带着理工本色:「性交就是一种物理做工,角度要对,才能用最省力做快速抽插动作。」他的偶像是加藤鹰,他一边伸出手指,一边说:「我想要把自己的屌练得像加藤鹰的手指那样灵活。」说着,又用物理原理解释手指摆动与生殖器插入的差异,口吻犹如Discovery频道解释宇宙黑洞原理。

已经39岁,「有些事不做就来不及了。」林宽的人生梦想清单之一是当A片男优,5年前开始上健身房,身上胸肌、腹肌都有了:「我一直在做準备,有机会来了才不会错过。」而今年初机会来了,日本製作公司来台徵召A片男优,虽然没有片酬,仅有机票、食宿。林宽终于圆梦了,远赴日本拍A片了。

行前,仅有女友支持他,女友一直知道他想拍A片,她把男友的梦想看作是青春期的中二病,发作完就算了:「她满放得开的,我跟她提,她说ok,还开玩笑说促进台日交流。」但妈妈质疑林宽:「拍这种东西好吗?」林宽总是告诉妈妈:「这是为国争光。」妈妈后来竟也被说服了,「我出发前几天,她还炖了鹿茸给我补身体。」林宽丝毫不在意拍片后被认出来的风险:「如果真的怎样,就换工作,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,我年纪大才入这行,不知道能做多久。」

男优生涯并不轻鬆:「现场很紧张,怕不会硬,导演建议可以吃犀利士,我吞了一颗。」虽然只有70分钟的片长,工作时间却是从早忙到晚。最重要的「本番」(男女主角的性交片段)大约15分钟,光架灯就花了半小时:「我脱光光在旁边等,因为天气冷,会担心待会围巾拉开,女优会笑说怎幺只有3公分。」

为了持续保持「热机」状态,林宽只好不断伸手进胯下保持巅峰状态。最后,结束时,女优称讚他的表现是:「120分。」

女优打的分数就跟她们在片里的高潮一样,难分真假,但不管如何,林宽是信了。满嘴性技巧的林宽,性经验来得晚,他出生淡水,父亲是工人,母亲是厨师,因为长期住家里,加上念理工科,一直没有异性交往的空间。旧照里的他,是27岁时跟朋友到垦丁玩,模样清秀,那一年也是他第一次破处。

林宽27岁时,在海边出游时的照片。(林宽提供)

别人第一次大多是草草结束,林宽的第一次是横冲直撞,结束不了,「我是看A片学的,以为很用力冲,对方就会爽,结果对方反而被吓到。」处男的时候,「我很好奇跟女人抽插的感觉是什幺?」他总是看着A片想像那种感受,没想到A片骗了他,所以为了传达正确性知识,「我这次拍片就没有横冲直撞。」所以,他还是一个有教育意义的男优。

明知A片不见得是真的,但那些赤裸裸直接的感官剌激却是真的。林宽每天可以看10部A片:「很多地方快转看…我什幺类都看,欧美黑人片可以学他们性爱快速冲撞的技巧,日本片可以看他们调情、营造气氛的方式。」甚至连吃粪的情节他也看,「我一直在研究做爱,性很像吸毒,又免费的,为何不要?」

他说,做爱最爽的不在射出的一瞬间,而是:「看女生在享受的感觉。女生有时会翻白眼,头顶冒青筋的,你可以看到女生的另一面。」比起和女优做爱,他比较喜欢跟女友做,「拍片只有15分钟,无法施展自己的技巧,女友可以慢慢来。」

不过,比起做爱:「跟女人相处难多了,之前我滑手机看别的女生,当时的女友也生气,我不会哄女生,常不知道她们在气什幺。」他有时候甚至还觉得:「和女人做爱,很耗体力。」要在乎对方有没有高潮,把自己摆在后面:「我有时候会一个人打手枪,打一个小时…打一打,停下来,再打…完全只有自己的感受,可以完全地享受性的感觉。」

即便如此热爱A片,林宽也承认:「A片可以解决你暂时的慾望,但没有办法解决所有的性慾。」他说,爽这件事从来就没有最爽,只有各种爽。所以,不管是当男优,还是想到未来体验性爱机器人,他对这个世界最大且仅有的好奇是:「性到底还可以怎样爽?」

相关文章